不能说的无力控告

我佛了电影banner

何为爆裂?片尾矿山灰飞烟灭荡然无存的场景恰是最直白的解释,随着矿山的爆裂,一切事物的起因经过全部化为乌有烟消云散,也许只有事件的参与者才明晓其细枝末节。

那么何为暴烈?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人物形象或主动或被动产生暴烈情绪,作为一个以利为先损人利己的矿场老板,昌万年狭隘贪婪的本性使他无法满足既有的利益,转而越过了法律的红线。衣冠楚楚出口成章的徐文杰本是一个正义凛然刚正不阿的律师形象,但却在女儿媛媛被绑架后不得已与恶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最终在五十万的金钱欲推动下失去了仅存的人性。张保民是底层人民为艰难生存而站出来说话的一个缩影,寻找儿子的途中偶然帮助了影片中另一个失踪的小女孩,磊子却杳无音信不知所踪。

昌万年不能说,食物链顶端的食肉者角色让他有太多阴影下不为人知的秘密,他选择无声;徐文杰不愿说,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和照顾女儿的借口隐瞒真相心口不一,在张保民无助孤单势弱利薄之时袖手旁观冷眼相待,他选择无声;张宝民因为种种原因失去开口发声的能力,被埋没在无声的世界,且大背景下的底层人民也不被关注几乎无声。

2004年空气重度浊化的空气多源于矿产的不合理开发导致生态失衡植被破坏,引发一系列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冲突。而这最先影响到的就是以张保民为代表的生活没有依靠的底层人民,村长的瓶装矿泉水,昌万年的西红柿表明了贫富差距引起的矛盾冲突。

不可置否的是忻钰坤导演在《心迷宫》后的第二部触动人心的现实主义电影,娴熟高超的技术紧紧抓住观众的心,更值得一看的是故事中电影符号学的运用、巧妙的隐喻手法层出不穷,既照应“无声”的主题,同时增加了观众观影趣味性。

从开头磊子放羊,到张保民与羊肉屠夫发生矛盾冲突,羊血羊骨被侵吞剥食,昌万年的一句“吃素不好,羊也吃素”将食物链连成了一条线:他作为面前摆满羊肉身后羊肉被屠的上层捕食者,而手无寸铁的草根被看作卑微弱小的无力反抗的羔羊。

昌万年的罪恶行迹还在发芽滋长,企图通过挟持徐文杰律师的女儿媛媛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秘密。另一边张保民紧张焦急的寻找儿子,因为昌万年的手下骗了张保民儿子的位置,使得两条线索最终归为一线,即张保民为寻子闯入昌万年公司,与一伙人扭打在一起,但导演美中不足的是并没有满足观众的视觉期待,可类比《老男孩》等武打部分,一些细节处理上缺乏妥当。当他期待着在那个充满血腥气息的秘室里寻到什么,可结果不尽如人意,他再一次上当,寻找儿子的计划最终破产。

打着犯罪悬疑的幌子,实际上这是一个充满了绝望与阶级冷暖色差的中国故事。种种巧合堆叠到一起,让人类食物链原本相安无事的三个阶层出现交集,于是我们看到了没有舌头的底层农民,看到了装着墨水斯斯文文的城市中产,以及带着几片烫过的假发每天都在涮鲜切羊肉片的权贵阶层——一黑到底的故事中,底层老百姓的一双拳头从头打到尾,但最终也没打出一个说法和公平。

本片三个相互联系的线索,带来的偏远地带两个阶层背后样貌,整个社会阶层失语,就像废矿洞嗜人的黑暗,哑巴的血拼是无声的呐喊。​​​​

百度搜索 360搜索 搜狗搜索

评论加载中..

随机推送文章